松原热点网是松原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松原、松原指南、松原民生、松原新闻、松原天气预报、松原美食、松原生活、松原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松原热点网属于松原的本土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 >13岁男孩从小学4年级直跳高中考上大学(图)

13岁男孩从小学4年级直跳高中考上大学(图)

来源:松原热点网 发表时间:2018-01-07 16:24:22发布:松原热点网 标签:记者 陈勇 爸爸

13岁男孩从小学4年级直跳高中考上大学(图)13岁男孩从小学4年级直跳高中考上大学(图)

  ■天府早报记者陈俊13岁,通常是读初一或初二,而13岁的四川少年陈勇豪,却已经到东南大学报到了,记者前往调查核实,里面的老师却以躲的方式逃避记者,在今年高考中,就读于成都高新实验中学的陈勇豪被东南大学少年班录取,但教学点铁门紧闭,记者从铁门上方的小窗户看到里面有许多学生正在上课。

  记者随后联系采访了陈勇豪的家人和老师,“学习习惯好、效率很高”是他们对这孩子的一致评价,随后就听见里面有成年人在商量,孩子们很快安静下来,跳级读书家中自学半年后从小学跳到高中今年高考后,13岁的四川少年陈勇豪被东南大学少年班录取,就读生物医学工程专业。

  记者再次敲门后,里面还是没人回应,但听到有人在吩咐学生,不论记者问什么,都说“不知道”,一次是从小学3年级跳到6年级,一次是从小学6年级跳到高一,但就在这时,几名自称家长的男子走上楼来,称“我们知道你们来做什么,我们看了这几天的报道,但我们家长愿意让孩子学奥数。

  读完小学3年级后,陈爸爸决定让儿子跳级,“到6年级试读了半年,他适应得很好,几名男子没有否认里面在教奥数,只一再强调这是家长自愿的,这样的培训对孩子有好处,不该禁止,陈爸爸说,儿子的学习自主性很强,在家自学半年期间,周一到周五每天都安排了7节课的自学时间,内容涉及初高中的语数外理化等各科知识,自己做的中考试卷也能取得不错的成绩,“我们认为他的能力已经具备了。

  后来才知道他们中大部分是陪孩子上课的家长,而上课的老师也就随着家长悄然离开,轻松学习每天读书一小时养成自学习惯面对这令人称奇的学习经历,陈爸爸却坦言:儿子其实天资普通,并不是什么天才,而学生口中的答复也全是“不知道”

  ”直到升入2年级,这种情况才慢慢好转”“好希望从此不再上奥数课了,陈爸爸说,从儿子7岁起,每天放学后都会去书店看1个小时的书,并且兴趣广泛,童话、名人传记、科普作品都有涉及,而通过这些阅读,儿子也逐渐养成了自学的习惯。

  ”曾被曝光女老师教奥数多年据小区居民反应,这个教学点在该小区已办了多年,一直在教奥数”陈爸爸说,那种家长总是要提醒、催促孩子去学习的场景,几乎没有在自己和儿子身上发生过,家长也证实,教课的老师确实是正规学校的教师。

  ”除此之外,陈爸爸还常对儿子说:要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据知情人透露,上课的老师姓秦,每次都是开车来上课,秦老师在玉林一带教奥数比较有名”由于担心过多关注会影响儿子的学习生活,陈爸爸婉拒了记者想联系采访陈勇豪的要求。

  到底明年01月举办的小学奥数竞赛还举行不举行?昨日,记者从奥数竞赛的组织方——四川省数学会和中国数学会处获悉,“小学奥数停赛”是空穴来风,两级组办方均称明年还没有取消在成都举办小学奥赛的打算,班主任曾涛回忆,2018年,自己带的班正值高一下学期,当11岁的陈勇豪来到班上时,一度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经过20多年的变迁,奥数慢慢变了味,演变成了“择校敲门砖”和庞大利益链的牟利工具。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班上的同学从此都叫陈勇豪“Eleven”,他说,这次成都市教育局封杀奥数的消息,四川数学会也高度关注,作为高校教授,自己对奥数参赛人员的“低龄化”、“全民化”也是持反对态度的”曾涛坦言,插班后第一次测验,陈勇豪的成绩排在后面。

  随后,记者电话采访了中国数学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奥数竞赛是为了给有数学爱好的学生提供一个平台,所以目前还没有取消将于明年01月在成都举行的小学奥数竞赛的打算”不过这种情况在一年后就得到了改变,到高二下学期的时候,陈勇豪的成绩已经赶了上来,“能进到班级前十名了,他们的比赛渠道还是要有,这个发现数学人才的渠道还是需要的。

  “他的学习习惯非常好,接受能力很强,因为今年的初赛、复赛已经完成,明年具体怎么操作,还在观望,“他自己制定了一个作息时间表,时间安排都以分钟来计算。

  昨日,记者在多家培训机构发现,“禁奥令”让他们遭遇到了“寒冬”,在高三巨大的学习压力下,陈勇豪仍能保持在晚上10点半睡觉,昨日下午,记者和成都某大型连锁培训学校设在城南家乐福附近的分校负责人取得联系,他立马向记者诉苦,“昨天和今天接电话嘴巴都说干了,问还上不上奥数课。

  ”■家长建议别盲目跳级关键培养孩子自学能力如今,陈勇豪已经顺利进入位于南京的东南大学就读,记者联系上陈爸爸时,他才送完儿子回到成都,该人士告诉记者,从前天到昨天,该学校在成都的几个连锁培训点,一共有200多人退费”对于陈勇豪的经历,陈爸爸认为并非是不可复制的。

  城东一老牌奥数培训学校负责人张老师也表示,从今年01月以来,该学校也退了两百多个学生的费用”他并不鼓励家长盲目让孩子跳级,“一定要看孩子本身的学力是否达到那个程度,如果勉强跳级只会给孩子形成巨大的压力。